圭離

【奉天逍遙】小說印調

來給自己斷個後路

6/24布翁首販

攤位:B21

攤名:逍遙跌倒了要奉天親親才能起來

試閱的部分基本上還會有變動

其實只是想印好玩的而已

印調走這邊➝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3OXUsobLdJBKr4SDNRO5aPAyOfOrsgFnn3QQqbIzXgJFfRg/viewform?usp=sf_link

殤凜之日常甜蜜- 不接電話

耀眼的橘紅色太陽逐漸西沉,位於街道兩旁的路燈此起彼落地亮起,路上行人們熙來攘往,帶著一日的疲憊走向回家的道路。

殤不患站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把散落於桌面的各類物品收拾乾淨後,迫不急待地拿起手機於操作面板上按了一組他再熟悉不過的電話號碼,等待接通的時間裡他開始不由自主的腦補電話另一頭的各種反應,想著想著嘴角不禁也跟著微微的上揚;然而,他的期待卻是落空了,回應他的並非他所熟知的聲音,而是一公事化的聲音說道:「對不起!您目前所撥的電話無人接聽……」

殤不患不以為意,又打了不下十通的電話,皆無他所期待的結果;殤不患看了看時間,確認已過了對方下班時間,再說今早已經跟對方提醒過下班後一起回家,對方也點頭答應,然而現在卻連對方也連絡不到。殤不患打開Line檢視對方有無留下任何訊息,好景不常希望又再次破滅了,只見兩人的對話視窗裡除了之前聊天的紀錄之外再無任何新訊息。但是,殤不患仍是不離不棄的再次打起手機,這次他雙管齊下不但打了手機甚至還拿起自己辦公桌上的電話撥了對方公司的分機號碼……

打了幾十通卻是沒有一通是接通的,正當殤不患沮喪之時,突然傳出一陣令他最為熟悉的聲響,不正是自己的手機鈴聲嗎?殤不患低頭一看,來電者正是他方才打了幾十通電話接無人回應的愛人,二話不說地趕緊劃開手機螢幕接起電話,生怕下一刻鈴聲便會突然停止,而電話另一頭的男人開口便道:「喂~不患啊?怎麼了嗎?我剛才正忙沒空接電話,好不容易得了空一劃開手機卻滿是不患你的來電,這是要上演奪命連環call阿?不患?」

「你這是要玩我呢吧你」殤不患道,不等殤不患說完,男人又道:「不患阿~我知道你想我得緊,但是我現在正忙著吶~有什麼事等我回去再說,先掛了拜拜~」遠在另一邊的殤不患本來正要發作,卻沒想被對方直接掛了電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對著手機大喊了一聲:「凜雪鴉!!!」

稍晚,凜雪鴉回到了家,一進門便看到殤不患雙手抱胸坐在沙發上,周身還盤旋著低氣壓,凜雪鴉見他這般,於是小心翼翼的上前戳了戳眼前正生著悶氣的男人,「不患?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嗎?」說完還不忘在對方眼前揮了揮手,而此時位於沙發上的男人突然抓住了在自己眼前亂揮的修長手指「,冷聲道:「你怎麼都不接電話的阿?打手機不接,打你辦公室電話也沒回應,Line連個訊息也沒有;早上明明都說好今天一起回家,你就算無法準時下班,至少也傳個訊息給我吧?讓我知道你的狀況,這樣我心裡也有個底。再說了,以你的能力想要準時下班還不是輕鬆的事?」說著說著還瞪了一眼凜雪鴉;然而,換來的卻是對方的噗哧一聲,「你笑什麼?」殤不患不解。

凜雪鴉一邊笑一邊順勢坐到殤不患身邊,臉上仍是一副嘻皮笑臉的模樣「哈哈哈!不患的這個表情真好玩,真是有趣啊~」

「什麼?」殤不患再次不解,轉念一想再看看那熟悉得不過的表情知道是上了自家愛人的當,那表情是每當凜雪鴉想要捉弄人時才會露出的壞笑。

「凜雪鴉!你給我解釋清楚。」

「原來不患你是在氣這個啊?我還想說你該不會是太想念我了,又被我掛了電話,所以才生氣。哈哈哈哈!」凜雪鴉見殤不患生氣,臉上卻仍是一副雲淡風輕。

「哼!你少給我打馬虎眼,也不要轉移話題,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殤不患打定主意這次絕不能被愛人牽著鼻子走。「不患不如猜猜看?」凜雪鴉一臉戲謔地看著自家男人,「我是叫你回答我的問題,不是要你問問題。」「其實不患你心中早已有答案了吧?只是你想聽我親口說出。唉~好吧!不患應該知道我的手機都是關靜音的,因此無論是誰打來,如果我沒注意到那肯定是無法接到的,更何況這些天都挺忙的,也就沒有時間再去理會啦~」說話間凜雪鴉一副悠閒的抽了口菸斗「哼!這肯定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已,還是最微不足道的因素;就算是手機沒接我就不信我打了這麼多通你辦公室的電話會沒有人接,你根本就是在耍我玩吧?再說,以你的個性會忘記跟我報備一聲嗎?你知道當我找不到你時那種緊張感嗎?從以前就是這樣明明帶著手機卻總是找不到人,時不時的就來個人間蒸發,我差點就要懷疑你要從我身邊消失。」「哎呀!真不虧是不患,這般了解我;其實說穿了我只不過是想要看看在經歷這樣的事件不患到底會有什麼精彩的表情罷了!也就是說是個小小的惡作劇而以哈哈!」「你……要不是我早已將你那惡劣的性格給摸透了,我早就把你的嘴縫起來了」殤不患咬著牙說道。

眼見殤不患如此氣憤,凜雪鴉便開口「不患別生氣了,生氣傷身體,我捨不得的呀~」「那你說該怎麼辦?」「不然…讓我補償補償你,如何?」「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話語一落不等凜雪鴉反應傷不患便把愛人打橫抱了起來,往臥室的方向走去,待懷裡的人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想盡辦法拖住殤不患「不患,你這是要做什麼?」「該做什麼便做什麼啊」「不患,別做傻事啊~」「我就是平常太縱容你才會老是著了你的道。」猝不及防的跌進了床的懷抱,凜雪鴉仍是不放棄「我還沒吃飯呢!」「餓一餐死不了。」「我們都還沒洗澡。」「反正做完之後也要洗,做完再洗。」兩人進行一問一答時,殤不患的手也沒閒著,很是熟練地扒開凜雪鴉的外衣,但他還想再掙扎「不患…唔…」殤不患不等愛人說完便把人壓倒在身下並吻住了那誘人的唇瓣乾脆地讓凜雪鴉閉了嘴,一回合結束後,凜雪鴉仍是不甘心「不患……」結果還是被眼前的男人堵住了嘴巴,殤不患一面與凜雪鴉吻得火熱卻也不忘幫對方退去方才還沒脫完的衣褲,凜雪鴉知曉今晚注定是逃不了只好妥協「不患你慢一點…啊……輕一點…輕一點啊……嗚…」在殤不患一次又一次索求下凜雪鴉漸感體力不支,然而殤不患卻是沒有想要停下的趨勢反而越做越起勁,直到做完最後一次,凜雪鴉終於支撐不住睡了過去,一旁的殤不患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自家愛人的睡顏,伸手輕撫道「不給你個教訓,你永遠學不乖!」說完後便起身收拾了下床上的一片狼藉,整理完後便放好熱水把已經睡得不省人事的愛人抱進浴室裡,折騰了一陣子才把人帶回床上,把所有該處理該清掃的都完成之後,他亦回到了凜雪鴉的身側,一個轉身把愛人摟進懷裡沉沉的睡去。

 

第一次寫同人文就開了車哈哈哈,雖然只是半車而已;很榮幸各位小夥伴們能看到在下的這篇糧,那麼,往後還請多多指教。

殤凜之日常甜蜜-就是不想動手

就是不想動手

殤不患由於工作因素必須出差一至兩個星期,在此期間想當然爾凜雪鴉得一人獨守空閨直至殤不患回來。

凜雪鴉平時工作相當忙碌,有時甚至得加班至很晚方能回家,就連正餐也只能匆匆解決,對於這種情形殤不患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因此每當對方放假之時便會親自上菜市場買一堆好物來替他補補身。

此番離家至少一個星期以上,殤不患擔心愛人工作繁忙再加上個性疏懶,因此特地買了好些蔬果放在自家冰箱哩,供凜雪鴉自行取用。

然而,事情卻並不如殤不患想得那般順利­­­­-結束了短暫的離家後,殤不患乘著夜色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到了兩人的愛巢,一進門便看到那令他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愛人正掛著笑迎接他的歸來;待進了屋,放下行李便迫不及待的一把將眼前心心念念的愛人往懷裡一帶,緊緊地擁住了這睽違多時的身軀,而被抱在懷裡的凜雪鴉雙臂也順勢環繞上眼前男人的腰上道

「不患…歡迎回來,我好想你…」只短短一句道盡了懷裡愛人的日夜思念。

殤不患緊了緊手上的力道「雪鴉…我回來了,這些日子以來我無時無刻沒有不想你的。」言罷遂將懷裡的人扳過身子上下打量「怎麼瘦了?沒有好好吃飯嗎?我不是買了一些食材放在冰箱裡嗎?」

「這陣子忙也沒有多餘的時間阿~況且你這不是回來了麼?」言下之意便是希望對方能有所表示。

殤不患嘆了口氣無奈「現下時間也不早了,我切點水果與你吧!」說完便有點意猶未盡地離開了那令他滿是遐想的軀體,逕自開啟了冰箱打算選些較營養的水果。殤不患在放著果菜的位置挑選著,卻意外地發現有些已經呈腐爛的狀態,更甚者還有長了黴而無法食用的;見此番情形,他不得不將那些已腐壞的水果盡數丟棄後,選了幾顆幸免於難的放至流理台上處理。

正當殤不患與水果們奮戰時,凜雪鴉則好似無事一般,翹著二郎腿專注地盯著電視機螢幕,完全無上前幫忙的意思。待切好了的水果端上了桌,殤不患體貼的拿著插了水果的叉子放到愛人的眼前,誰知對方竟不打算接下而是撒嬌道「不患不喂我麼?」

殤不患內心嘆了口氣只好將叉子挪至愛人的嘴邊「我說雪鴉…我明明為你準備了這麼多的水果,你怎麼都沒什麼碰啊?」

「唔…我懶嘛~再說我不想沾手。」

「再怎麼懶也該多少顧忌著自己的身子吧!不想沾手削個皮啃著吃也是可以的啊…」

「如此吃相當真是不甚優雅,不妥!」

「你啊…還真是囉嗦又麻煩…」

「不過…最為主要的因素還是想吃不患你親手為我準備的才美味啊~」

聽到如此明顯的表白,殤不患以一熱切的眼神望著一旁舔著嘴唇的愛人,一時在也忍不住一把壓倒對方並湊上了那令他自進門直至方才覬覦已久的雙唇,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則是讓身下的某人嘴角偷偷的揚起,一切盡在不言之中啊~


第一次开车,还请各位老司机们多多指教(・∀・)

雖然沒什麼人在關注在下,不過還是聲明一下好了,由於各種原因在下便把原本的ID:丹鶴墨舞更改成圭離,也就是說圭離=丹鶴墨舞。還請關注在下的各位多多指教(・∀・)